静水流深

weibo@沈泭冰

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。

©静水流深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周叶/娱乐圈AO】真相是真 01

当过气影帝遭遇顶级流量(什么鬼文案

希望大家捧捧场啦!追连载可以订阅“周叶真相是真”这个TAG


真相是真


01

星期五,是人人身在公司心向床、佯作萎靡浑水摸鱼的大好日子。然而,在本该昏昏欲睡的午后,一条火速跃踞高位的热搜,却像平地一声响雷,顷刻将吃瓜群众的惫态碾作了齑粉。

“叶秋发微博了!”

在搜索栏键入这样的关键词,你马上就能从率先闯入眼帘的几条热转中理清事件首尾。

叶秋——初出茅庐不久便凭借一部《成王》斩获金马金像的最佳男主角,这位双料影帝仅经历短短三年的风光,之后的成绩便难免使人唏嘘起“高开低走”来。与背后公司嘉世王朝的如日中天相反,名正言顺的一哥在各种扑街影视中挣扎了整整四年,接着便像沉海之石,杳无音讯。

叶秋不炒绯闻,没爆黑料,就连家庭背景都是一张白纸——说他没后台,未免太干净了些;说他有后台,资源又实在寒碜......娱乐圈更新换代过快,一个谜团,若其价值江河日下,那么就连流言蜚语也会丧失生成和传播的必要。

所以,在最初传什么都有,也什么都未证实的阶段过后,叶秋这个名字就迅速地被遗忘掉。观众都是挑剔的,再好的演技也做不到化腐朽为神奇,于是,大浪淘沙之下,叶秋仅剩的,不过在剪刀手们的视频中那几个风华绝代的镜头罢了。

这是叶秋出道的第八年,一蹶不振的第五年,人间蒸发的近一年后。

他久久未更新的主页上,码着简简单单、掷地有声的四个字: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而兴风作浪的主人公,此时正以一个极不雅观的姿势瘫在客厅,百无聊赖地看电影。

他的后背像是黏住了沙发似的,两条笔直而修长的腿大剌剌地岔开,由于长期不见阳光,脸烤瓷一般过分白皙,偏偏那双眼睛黑得发亮,一下就将整个人带得跳脱起来。

叶秋伸长右手,“啪”地把屏幕关了,放下遥控器:

“烂片。”

“还好意思说别人,”吴雪峰从摊开的冰箱门后露出脑袋,“你看看你自己接的。”

他嬉皮笑脸地做了个投降的手势:“这不没办法的事嘛。”

吴雪峰确知他的无可奈何,叹了口气,就着冰箱的里灯把食材一一归置好才关上,扶了扶眼镜框,安排道:

“你晚上把这些菜热热,先凑合一顿,我还得回去开会。”

“再看吧,”叶秋打了个哈欠,看向熄屏的手机,“还不一定在家吃。”

“别空腹就行。”

叶秋随口说:“知道了。”

小点在吴雪峰脚下兴奋地跳来窜去,他蹲下来撸了一把,给它在食盆里倒满狗粮。

叶秋拍第一部戏那会还没成年,蹲在八一厂外刺脖子的冷风里扒盒饭,怀里藏着脏兮兮的小土狗。八年如同白驹过隙,小点被伺候得毛皮亮滑,这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,牵出去更惹人笑话,叶秋却仍旧当它忠心耿耿的铲屎官,依稀是当年,把为数不多的几块肉从饭盒里挑出来给它的那个少年。

一如对嘉世。吴雪峰知道,叶秋是个念旧情的人。

这个家装修精致,甚至辟出专属的衣帽间,可偌大的屋子只住一人一狗,未免冷清过头。叶秋虽是好脾性,却太不修篇幅,这一年为了避开外界连家政阿姨都给辞了,有时吴雪峰不能及时过来,他便烧个开水,一顿泡面敷衍完了事。

吴雪峰没忍住,说:“你该找个人照顾了。”

叶秋掀眼看了看他,“看缘分吧。”语气淡淡的。

“若遵医嘱,哪怕寻个固定的床伴,对你病情好转都是有利的,”吴雪峰说,当然,他太懂叶秋了,不乐意做的事情,天王老子也没得干涉,便敲了敲茶几,站起来,提醒道:

“桌上有口服的抑制药,新牌子,和以前一样,每天三次。”

“好。”

直到他在玄关处穿鞋,叶秋开口:

“雪峰,谢谢你。”

情人反目,旧友叛离,这个圈子的阳光之下是没有新鲜事的。一路走来,叶秋冷暖自知,这个节骨眼,吴雪峰的力挺就更难能可贵。吴雪峰系好西服外套的扣子,不再说话,两人心中却皆已不言而喻。



“我就说呢,陶轩明明巴不得看好戏,”叶秋勾了勾嘴角,“还能安排上个正面热搜,他又不是做慈善。”

喻文州斟满酒,端着和叶秋放在桌上的杯子碰了碰,温和地笑道:“我也不是啊。”

捧高踩低乃是常态,叶秋多年数据惨淡,如今高歌归来,一改先前行事作风,嘉世闭麦的情况下随便来几个营销号就足够引导众人唱衰的了。奇怪的是,微博上多数都是善意的祝福,亦不乏扒他演技分析得头头是道的软文,周六晚,粉丝们的彩虹屁和美图安利更是将叶秋又送上了一次热搜。

叶秋一杯就倒的事圈内好友人人皆知,他也不托大,只把杯里的橙汁一饮而尽,朝喻文州亮了亮底。

“谈正事?”

喻文州却问:“你这一年去哪了?”

“治病啊。”

喻文州一怔:“什么病,好了吗?”

叶秋口无遮拦,耸耸肩,“哦,不孕不育,好了。”

喻文州苦笑着摆手:“不开玩笑了,说正事。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,《求证》过审了。”

叶秋心说是你自己要问的我明明讲的是事实你又不信,正一阵腹诽呢,险先没反应过来。饶是他也不免感到惊喜,说:“过了?”

“对,过了。”喻文州显然心情也是很好的样子,重复了一遍,“定的七月中旬,可以等官宣了。”

喻文州从前演戏一直不被看好,后来去了幕后却是平步青云,已是业内公认的新锐青年导演。《求证》是他首次尝试自己编剧的作品,也是叶秋匿迹前接的最后一部片子,他在电影中饰演被性侵Omega的Beta父亲,在女儿自杀后,历经千辛万苦搜寻到足够的证据,亲手将犯人遣入法网。

这种戏在有些人眼里就是块臭石头,资金不足,对演员要求却极高,氛围沉闷不适合院线投放,连审核时卡不卡你都是未知数。

听到它的名字,叶秋却想起在剧组的日子,十分怀念。对演员来说,一个剧组就是一个江湖,如果有凝聚力,那就是并肩作战,以后走到哪里想起来都是暖心的。

“恭喜。”他真心实意地说。

喻文州承意道:“也恭喜你。”

“需要我配合做什么的话,微信随时喊一句就行。”

“我肯定不会客气,”喻文州似乎就在等这句话,一听完便笑眯眯道,“实不相瞒,今天约你来就是想问问你,愿不愿意帮这个忙的。”

叶秋眨了下眼睛。

“离电影上线也就不到两个月,既需要你保持一定曝光度,时间上,也大不允许安排做别的事——”喻文州慢悠悠道,“既然这样,考不考虑上个真人秀?”

叶秋低调成性,以前扒他扒得满城风雨却一无所获,但如果他自愿在公众眼前抛头露面,情况定然截然不同。仅凭这一点,就足够掀起可观的水花了。

“可以啊,横竖闲着也是闲着。”叶秋戳着碗里的肉丸,漫不经心地问,“什么节目?”

“肖时钦的那个,《悠长的假期》,你知道吧,”喻文州弯着眼睛,“你和周泽楷搭档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叶秋一筷子下去,肉丸里的汤汁都滋了出来。



《悠长的假期》是雷霆经久不衰的一档明星假想结婚节目,而且是上星的,每一对都在追星族所划定的圈内圈外掀起过腥风血雨,别的不说,光粉丝撕CP都能撕出世界大战的效果了。

如果时光能倒流,让叶秋掐死一分钟前那个信口开河的自己他也绝对不会手软。

上这种节目也就算了,要他逢场作戏也就算了,周泽楷是时下的顶级流量也就算了——最棘手的问题在于,周泽楷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。

而所谓的A到断腿的叶秋,却是个假货,为了和身份证上保持一致而篡改了自己的第二属性的、鲜为人知的Omega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