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水流深

weibo@沈泭冰

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。

©静水流深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周叶/娱乐圈AO】真相是真 02

打个广告:《识归舟》预售

对于ABO有一定私设,大家以文中内容为准就好


02

多年前的小点,也是盘正条顺的一名汪星人。如今,岁月不光磨圆了它的下巴,更加码了不容小觑的重量,这位毫无自知之明的靓仔从浴帘底下钻进屋,两只前腿扒上浴缸,嗓门洪亮地狂吠几声,屁股后的尾巴都快摇出残影了。

叶秋——实际上,他原本的名字,是叶修——差点呛出一口水来,忙一把按住那摇来晃去的毛脑袋,拒绝了它与主同浴的盛情。

“小点怎么了,”货真价实的叶秋在话筒另外一端加大音量,“饿了吗?”

“我能委屈它?一天吃得比猪还多,”叶修索性开了免提,放到右手侧的置物架上,“大概是想给我搓背吧。”

叶秋无语了几秒,“你能不能别在泡澡的时候call我。”

“珍惜这段缘,”叶修老神在在地仰起脖子,“后边忙起来只怕连这功夫都没。”

“成天在家抠脚,说得日理万机似的,”互损归互损,叶秋还是很紧张他这位孪生哥哥的,“我听妈说你要上综艺?”

“是啊。”叶修顺嘴答了,反应过来,“她又哪听来的,我合同才签没两天啊?”

“网上看的呗,”叶秋抱怨,“就那些个论坛,她逛也就罢了,还买好几个马甲掐架,你治病她闲了不少,上回那热搜一来,立马斗志昂扬地跟人滚车轱辘去了。她就是你的毒唯还藏着掖着,我买个韩文清的封面杂志,第二天就给毁尸灭迹你说惨不惨。”

媒体老爱拿晚他三年登上双料宝座发展却一帆风顺的老韩跟他作比,叶修点头:“那你活该。”

叶秋牙痒痒,灵机一动,说:“你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,既然她吃了个真瓜,妈看你跟个A谈恋爱,不磨刀我名儿倒着写。”

“可别,倒着写是我粉丝名,”听着弟弟在那头“呸呸”,叶修吐着水玩儿,心情颇为明朗,“没关系的,周泽楷我不熟,但据说很有偶像自觉,就是按着台本演戏,你让她别担心。”

“真可靠?”

叶修愣了一下,心口没来由地一热,旋即笃定说:“真可靠呢。”

叶秋提议:“那不如提前把你性别私下告儿他?”

“不行,”知道弟弟也是好意,叶修解释说,“节目就是安排两个A来迎合热点,你这一来就假了。”

“综艺本来就假得不行,”叶秋嗤之以鼻地说,“妈跟我讲这个我一开始不信,现在医学发展吧确实你爱跟谁谈都成,可你们圈子安排两个Alpha搞这出,正常人谁想得到?”

叶修笑:“肖时钦哪算正常人。说来说去,你要不是个Alpha,省我多少麻烦啊?”

“混帐哥哥你偷我身份证还有理了!”叶秋憋屈地叫道。

叶修那位颇有地位的Alpha父亲的阻挠,加上伪造第二性别的隐患随着和陶轩观念上的冲突成为把柄,确实让他走了很长弯路。但是,Omega母亲以及亲生弟弟,始终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给予关注,成为了支撑他头顶璀璨夜空的两颗星星。

两人又插科打诨了几句,挂掉电话。装乖的小点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,扭着过分肥胖的身躯从浴缸上空奋力一跃,撞倒了整个架子,沐浴用品和着水撒得满地都是。它脚底打滑地跳踢踏舞,叶修笑得肚子抽筋,认命地潦草擦擦身体,出来边扬着嘴角边收拾烂摊子。

这样一来,他压在心底最后那点不安也一扫而光,甚至被隐约的期待取而代之。

叶修想了想,在几个业内损友的微信群里问:

“你们有周泽楷的私人联系方式么?”


于是,经由牵线搭桥,叶修成功地和周泽楷约在了一家私房菜馆。

老板就是上海本地人,起先在横店跑龙套那会两人认识的,叶修一炮而红后,他挣扎了一阵子,慢慢就认命了,横竖家里有钱,饿不死他。开这家店时叶修象征性地投了笔资金,一来支持朋友,二来馆子定位较高,又雅致又清净,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。

吴雪峰不在,叶修连车都懒得开,戴了副黑框眼镜去挤地铁,除了有个小姑娘一直偷偷在用眼睛余光瞥他之外,半点骚动都没带出来。

确实,这一年他经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比起以前跑外景,皮肤养得好了很多。头发不常去修,有点凌乱地显长,墨黑的刘海一衬,显得脸更白,只余嘴唇周围显出淡淡的青色。十八岁走红,八年他也只二十六,戴着眼镜像是附近念书的大学生。

这种水融入海绵一般与正常人生活贴合的感觉很舒服,接下来很长一阵子都无法再重温了。

不过周泽楷就没这么轻松了。出于礼节,叶修到的很早,先跟朋友聊了会儿天,把要上的菜安排了,坐在位置上咬着根棒棒糖等。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来分钟时,包间的门被轻轻叩了两下。

“请进。”

高瘦的青年走进来,小心地带上门,他全副武装地戴着帽子、墨镜和口罩,迅速将伪装卸了,露出妆容精致的脸。

当时定时间叶修就知道他下午有一个通告,只是对方带妆的样子堪称完美,相形见绌下,自己的样子显得过于随便了。

他站起来道:“辛苦。”

对方同他握了握手,神情有点紧绷,说:“叶秋前辈,你好。”

“嗯嗯你好,”叶修忙说,他看得出周泽楷的拘谨,干脆先行坐了下来,“一起吃个便饭而已,小周你可别客气,喂你一顿吃不穷我。”

这句活跃气氛的话说得恰到好处,果不其然,周泽楷嘴角扬了起来,不知为何抬手用手背在一侧脸上用力压了好几下,这才随着落座。

之前叶修上网去查过,周泽楷家境优渥,被轮回的星探看中后在公司当了几年练习生,后来在一档选秀节目中以Alpha限定男团的形式出了道。原团解散之后,轮回就给他成立了个人工作室,朝多栖偶像的方向发展。

他演的电视基本是时尚剧或者古偶一类,本身流量放在那儿,成绩十分可观。只是国内偶像的平均水平叶修心里有数,听了听周泽楷的歌,翻了翻几张杂志照,唯独没去碰影视相关。

除了个别喜剧演员,娱乐圈没有谁是传统意义上那种长得丑的类型,即便如此,叶修也不得不承认周泽楷的颜值着实能打。

可能是将将二十出头的年纪,他身上同时存在着少年的清澈感,以及成年Alpha男性那种撩人的性张力,这两种特征哪个也不多、哪个都不少,正好一半一半地契合成圆。

而那双眼睛就像两个漩涡,四目相对时让叶修想起秋天落叶触碰到平静的湖面,扩出涟漪的那个瞬间。

“抱歉,”叶修回过神来,见周泽楷在看着自己,内心猜测着望见手里捏的棒棒糖,“我烟瘾有点重,没事干的时候嘴里就得拿什么东西替一下。”说着抽过一张纸,将未吃完的糖果包住,放到一边。

周泽楷心虚地别开眼睛,不让视线落在那两片泛着水光的嘴唇上,说:“前辈,可以抽烟。”

“没事没事,这房间门窗紧闭,就开了空调,一抽全是味儿很难闻的,”叶修给他把茶斟上,“不好意思,一见面就让你知道了我的不良习惯。”

周泽楷摇头,“我知道。”

“啊?”叶修一头雾水。

对方笑了一下,“前辈,专访里有说。”

专访?什么专访?我最近哪有专访,上回见记者是猴年马月来——叶修突然明白过来。

周泽楷眼睛一弯,睫毛便带着弧度地垂下来,在下眼睑扫出小片阴影:

“《成王》,我很喜欢。”

这什么诡异的剧情走向——

不过叶修此人,身经百战外加脸皮厚实,大脑当机几秒过后迅速接受了这个设定。

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,但那部电影毕竟太出名了,周泽楷又比自己小那么多,三年隔一代,人上学那会看了自己拍的片子,记下了传得满天飞的访谈里哪句话,有什么好稀奇的不是?

而且,既然这位流量Top对自己并不陌生,事情就好办很多了,叶修说:“真是意想不到——谢谢你的肯定,小周。”

周泽楷捏紧筷子,说:“那时,很想要前辈的签名。”

“现在也可以啊,”叶修一口应道,“就是我没带纸笔,我去跟店里要——”

“下次,”周泽楷急忙开口,见叶修看过来,解释说,“不能签白纸。下次,我找前辈要。”

也对,叶修一时给忘了,签名是有法律效力的,在外遇到粉丝要的时候绝对不能签空白的纸张,周泽楷如今当红,在这事上当然反应比自己要快。

“好。”叶修郑重地答应,“反正机会以后多的是。那,我们先谈正事?”

周泽楷亮着眼睛:“嗯。”便等着他开口。


叶修喝了口茶润润嗓子,说:

“承蒙幸运女神眷顾,我出道比你早,但是在做综艺这方面,你才是我真正的前辈,”见周泽楷下意识想开口反驳,叶修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先说完,“我知道到时候会有台本,不过,为了呈现出更好的效果,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你,同时,也有一个请求,希望你尽量答应。”

周泽楷抓住重点,“请求?”

“嗯,”叶修咽了咽口水,不动声色地关注周泽楷的神态,“我希望,节目录制期间,你能够定时使用抑制喷雾遮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。”

果不其然,周泽楷的神色一变,虽然转化极其微弱,但和方才闪闪发光的模样相比,着实暗淡了不少。